中房研究院ICR

“民企、港企、国企”复合土壤孕育前海制度企业家(制度企业家之二十九)

时间:2022年06月21日 浏览量:821


编者按:《制度企业家与前海制度创新研究》是国内第一部以“制度企业家精神”为核心价值解读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海自贸片区)的课题文本。课题对前海管理局法定机构的创立、改革、制度创新与前海施政者改革理念、前海企业家精神做了较为深入的调研访谈。


课题负责人、主撰稿人为国家信息中心国际信息研究所、中房研究院ICR、雅颂智库高级研究员秦刚先生。在课题研究中,秦刚将制度企业家”定义为捕捉政策风向的市场猎手、冒险家、创新者;“(制度)政策企业家”定义为改变政策风向的政治家、立法者、施政者。课题研究、访谈及有关数据得到前海管理局、招商局集团及前海制度创新型企业的大力支持。部分访谈、调研资料未更新为当前最新数据。敬请谅解。本公众号获授权分享课题研究精华。欢迎读者发表意见建议。 


秦刚(国家信息中心国际信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中房ICR、雅颂城脉院长):

融合体制内外优势、兼具改革思维和企业家精神,形成了中国制度企业家群体的“前海现象”。“前海制度企业家”给中国制度企业家研究增加了创新案例。

前海制度企业家

在8年的改革开放创新实践中,前海培养、塑造了一批制度企业家。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及混合所有制企业、外资企业都涌现出了代表性的制度企业家。在中国其他地区,制度企业家主要产生于民营企业;而在前海,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外合资企业都培养了兼具企业家精神和改革意识的制度企业家。

“政府职能+法定机构+企业机构”的市场化、国际化政府治理模式是孕育培养制度企业家、制度(政策)企业家的先决条件,是制度企业家为引领的新一代创新型企业家的孵化器。制度企业家在前海、深圳层出不穷,不断突破产品、服务边界,提升用户体验,提高效率,离不开前海特有的市场化政府制度环境。

民营企业家与“国资”企业家,“港资”企业家成为前海制度企业家群体的三大支柱。一批前政府官员、政策制定者加入各种类型所有制的企业高管团队,在前海的创新创业环境下迅速成长为优秀的企业管理者、企业领导者,扩大了制度企业家群体。

前海涌现的制度企业家展现出一个突出特质:融合体制内外优势、兼具改革思维和企业家精神,形成了中国制度企业家群体的“前海现象”。“前海制度企业家”给中国制度企业家研究增加了创新案例。

一批从政府部门、体制内进入初创企业,加盟创业团队的“新经济人”、“新企业家”发挥了对政府运行机制、政策法规、监管规则熟知且注重实操的优势,结合企业业务特质、市场化机制,整合了体制内外的专业优势、资源优势、人脉优势,将改革者的经验和企业家的魄力融为一体,获得了市场认可,塑造了优秀的企业文化与企业管理团队。

微众银行首席审计官秦辉,曾任银监会深圳监管局政策法规处处长,是微众银行的方案筹划者之一,加盟微众银行高管团队后,在中国第一家互联网银行的创立、运行、规则制定、兼顾监管要求和用户需求等方面做出贡献。

前海金控前任董事长李强曾任职证券监管部门、前海管理局,前海金控董事长孟晓曾任深圳市财政局法规处负责人。他们丰富的政策法规经验、监管历练和财政金融统筹能力为前海金控的政策创新、运营模式创新提供了支撑。

前海管理局与招商局集团合资设立的前海自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前海新城市建设和自贸区发展建设,是国有资本、政府股东背景与市场化机制、法人治理机构的同一体,其核心领导团队和管理层来自前海管理局、招商局集团和企业界,企业文化、管理模式兼有政府、国企、民企、外企的特征,形成了一种以改革、创新、效益为导向的新型企业文化。

微众银行、前海人寿、顺丰集团及e码头等跨境电商、金融科技Fintech、创新金融业态是前海民营企业制度企业家成长的优质生态;

招商局集团、前海金控、前海自贸发展公司、前海股权交易中心、工商银行前海分行等作为国有资本或国有资本为主导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也塑造了一批富有改革创新思维和企业家精神的制度企业家;

港交所前海联合交易中心和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则为新一代港资企业家成长为制度企业家创造了开放、包容的政策环境。

微众银行董事长顾敏、行长李南青、首席审计官秦辉等核心管理团队代表了前海民营企业制度企业家群体;

招商局集团董事长李建红及管理团队、前海金控总裁孟晓及管理团队、前海股权交易中心董事长胡继之及管理团队代表了国有资本领域的制度企业家群体;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及周大福公司、汇丰银行、恒生银行、嘉里、新世界、九龙仓等香港优秀企业高管团队是港资制度企业家在内地的杰出表率,为内地借鉴香港国际化制度、带动促进前海建立市场化政府,探索了“一国两制”在深港合作领域的创新实践。

李小加是香港证交所历史上第一位兼具内地教育背景、工作经历与海外教育、从业经历的首席执行官。正因为他拥有前任们不具备的中国内地工作经历,了解中国国情和内地、香港两个经济体制各自的优缺点,李小加能够集中西思维、中外制度的优势于一体,兼容并包、取长补短,令内地与香港两方面的制度优势、政策优势、商业文化融为一炉,更好地为内地、香港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国内智能手机巨头小米在香港的上市就是两种制度文化、两种商业模式得以相得益彰的体现。

在李小加的大力推动下,港交所前海联合交易中心创立,提升了前海在全球资本市场的地位,联通了前海与香港、伦敦的资本通道,搭建了“深港伦”一体的金融市场系统。这种顶层设计的制度创新在前海合作区成立之前是不可想象的。没有李小加这种背景的国际金融家、制度企业家的商业构架能力,没有前海管理局制度(政策)企业家的政策创新、改革推动力,港交所前海联合交易中心都是不可能诞生的。

以上这些来自前海的优秀制度企业家,充分证明了前海作为中国第一个承载着深港合作、现代服务业发展、金融开放、法治示范等多重改革功能叠加的“特区”所爆发出的澎湃力量与创造活力。

(待续)


上一个:秦刚:“众惠相互险”何以成为前海金融新生态先手棋(制度企业家之二十八) 下一个:秦刚:制度企业家如何构建前海新生态新价值链?(制度企业家之三十)